燃烬之余|十七 早年恩怨

推荐阅读:偷香高手盖世仙尊武炼巅峰圣墟
  我微笑地凝视拉米亚,看着火光在她无暇的脸颊上跃动。

  拉米亚问:“你有话要说?”

  我说:“十年前的那两个孩子原来是你们。”

  萨尔瓦多跳了起来,他喊:“你说什么?”

  问题的答案显而易见,十年前,我对拉米亚有救命之恩,而且,还是在她最无助软弱的时候。我要利用这份恩情,进一步巩固我的地位,以此为平步青云的契机。如果之前我为她所做的一切可能还有少许不够的话,这么一来,就不可能无法打动她了。

  当你最脆弱绝望时,哪怕最小的恩惠,对你而言都显得极其重要,难以报答。这正是拉米亚的处境,我料定她无法忘记那位救命恩人,在她心中,他——既是我——的形象一定是光辉高大,难以磨灭的。

  崇拜我吧,拉米亚,然后用你一切的能力与职权帮助我走上权利的顶峰。

  我站起身,把胸膛挺起,大声说:“我的原名就是朗基努斯!我就是当时挺身而出,拯救你们姐弟的那个勇士!”

  他们都沉默了。

  贝蒂打破了沉默:“我不信。”

  我怒视这个质疑者,时常会有愚昧的人,见不到真理,就像世人质疑耶和华派出的救世主那样。他们因愚昧而盲目,因盲目而诬陷圣人,犯下不可洗去的罪孽。

  贝蒂说:“你不是说你叫鱼骨吗?为什么长官一说完故事,你就改名了?”

  我喊:“因为借此机缘,我想起我的真名!”

  贝蒂说:“这也太巧了吧。”

  我急忙去看拉米亚,她仍旧是那平淡的表情,我忙说:“拉米亚长官,你可千万要相信我。我记得那一天,是奥奇德带着我与弥尔塞外出试炼,他让我们走最远的路,避开危险,捡取物资。那个工厂是在....是在沉默湖,对了,恰好就在这附近。”

  萨尔瓦多问:“我记不清了,姐姐,你呢?”

  拉米亚脑袋低垂,嗯了一声,回答:“他说对了地点。”

  我暗地里松了口气,因为我是蒙的,对于当年那件事,我只记得模糊的方位,因为暴风雨肆虐之故,我们师徒三人有些迷路了。如果我答错了呢?那我岂不是从英雄成了骗子?人心就是如此的无常,如此容易被偏见蒙蔽双眼,有时一字之差,就会令人万劫不复,令真相黑白颠倒。

  我轻拍萨尔瓦多肩膀,目光尽量显得慈祥而柔和,说:“孩子,我所求不多,一句谢谢就好。”

  萨尔瓦多说:“抱歉,我仍有些难以置信,就像贝蒂说的,这也太离奇,太偶然了。”

  要不是看在长官的面子上,我会抽你这忘恩负义的小子。

  拉米亚问:“我想知道后来的事,西蒙死了吗?你还活着,西蒙一定死了吧。”

  我脱下大衣,掀起内衣,指给她看我胸腹的伤疤,我说:“那个西蒙险些要了我的命。但奥奇德赶到了,西蒙被奥奇德砍伤了脖子,他受的伤也是致命的。这人逃了,连奥奇德都没能追上他。”

  拉米亚忽然摸我的伤口,她的手心全是冷汗,我留意到她的手比想象中小一些,更美一些,更温柔一些,不像是战士的手,而像是那些文员或学生的。

  她毕竟还只是个十八岁的少女。

  我霎时觉得无所谓了,她相不相信又有何妨?是我救了她,她也成长得非常出色,成为了一位出类拔萃的战士,这结果就是对我最好的报答。她真正应该感谢和铭记的是芙拉与特雷克斯,他们守护她至生命的最后一刻?我只不过受了些伤,这又算得了什么呢?

  拉米亚说:“好吧,这世界可真小。”

  萨尔瓦多说:“你真的相信了?”

  拉米亚说:“相不相信都一样,不管他是朗基努斯还是鱼骨,他都是值得信赖的战友。”

  这也不错,总好过哭哭啼啼的拥抱,大吵大嚷的重逢。虽然我挺想抱抱长官,但考虑到她的蛮力与个性,我打消了这念头。

  我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搜找行囊,翻出一支金色钢笔。拉米亚与萨尔瓦多的眼睛霎时被这钢笔吸引住,再也挪不开了。

  这钢笔是西蒙在战斗中遗失的,是奥奇德的战利品,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章 ]继续阅读-->>
燃烬之余最新章节http://www.jipinwx.com/ranjinzhiyu/,欢迎收藏
手机看燃烬之余http://m.jipinwx.com/ranjinzhiyu/燃烬之余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燃烬之余》版权归原作者失落之节操君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我的师弟是九叔一世剑仙携天命而来都市之提取系统都市之提取系统行走在诸天的旅者风起迷行天域尊主都市最强狼王神魔卫

我欲封天 | 追书神站 | 无限小说网 | 耳根作品 | 小说模版

一念永恒耳根 |极品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极品小说手机版 | 网站地图(查看全部小说)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